美迪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是国内最具有亲和力的网站之一 [ 给我写信 ] [ 百度空间 ] [ 腾讯微博 ] [ 新浪微博 ]

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 >

面对机器换人的未来 马斯克和盖茨的选择大不同

发表于:2019-05-24 11:47 作者:新闻小编 来源:新闻小编

人工智能时代大潮来袭,未来机器人必将接替越来越多的人类工作。就在很多人担心自己饭碗能否保住的时候,盖茨已经想到了更多。近日,Quartz放出一段专访盖茨的视频,经常在人工智能话题上语出惊人的盖茨,又开了一次脑洞。这位曾经的世界首富发出建议:应该向机器人收税!

Rich Haridy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定居,对电影、虚拟现实和新媒体有着浓厚的兴趣。在过去十年中,他已经发表并出版多篇文章,同时还担任了电台和播客的电影评论员。在2013-2015年期间曾担任澳大利亚电影评论家协会主席。针对机器人日益取代人力现象,目前出现争议最多的两种解决方案,Rich Haridy近期在New Atlas网站上发表文章,呼吁大家应理性对待此问题。

blob.png

blob.png

Rich Haridy

随着越来越多的工作变得自动化,在未来20-50年,世界劳动经济的基本结构面临戏剧化的转变。当今几个业界重要人物突出了问题,并提出了不同的解决方案。埃隆·马斯克认为,基本收入的普及是最好的解决方案,而比尔·盖茨主张让机器人纳税。

不可否认,我们正在进入一场劳动经济革命。最近许多报告为自动化和人工智能对我们目前劳动力的影响做出总结。牛津大学2013年度的一份引人注目的报告预计,由于自动化或人工智能,美国约有47%的总劳动人口面临失业。2015年的另一项研究发现,目前美国有45%的工作可以被现有的技术所取代。

2016年末,奥巴马执权的白宫发布了一份报告,警告说,由于技术进步,未来几年可能会失去数百万份工作,因此需要采取措施。由于过去几年的技术进步从而取代工人,尽管社会面临着类似的劳动力转移,我们似乎正在加速通过过渡阶段的步伐,虽然这有可能超过我们的自然适应能力。在2016年一次采访中,奥巴马总统表达了他的担忧:“我确实认为我们现在可能处于一个稍微不同的时期,仅仅是因为AI和其他技术的普遍适用。”

目前我们面临迫在眉睫的失业危机的两大解决方案是对机器人征税和建立一个基本收入的普及制度。

我们如何对机器人征税?

亿万富翁、慈善家比尔·盖茨近期在接受Quartz的采访时提出让机器人纳税。比尔盖茨解释说,按照我们现在趋势,工人赚取的收入需要缴纳所得税,但当他们的工作被机器人取代那国家就少了所得税的收入。他觉得最好的解决方案是对机器人征收它所取代的人类工人类似水平的税。

blob.png

对机器人征收的税可以被用来支持和培训那些失业的工人,最终使他们转移到新的就业模式。这是面对复杂的全球问题提出的诱人且简单的解决方案。这也是在即将参与法国总统大选的法国前社会党部长Benoit Hamon所倡导的。

机器人纳税靠谱吗?

那么,除了一个混乱的执行负担(例如,怎样衡量自动化的工作与应税税率挂钩?),这实际上是对企业的税,最终不可避免的会转嫁到消费者身上。如果一个企业要做出劳动力自动化百分比的决定,在对机器人增税过程中,该技术本身将是一个重要的前期成本。该税收最终会减慢自动化应用率和机器人发展速度,或者导致普通公众成本急剧膨胀。

当然,这是对事件的过于简单解读,但不是一个荒唐不合理的解读。事实上,就在最近,欧盟议会就这一问题进行了讨论,同时批准了一系列对机器人法律提案,对机器人产业的兴起加以规范管理,但是他们完全否决了让机器人纳税的想法。

blob.png

在世界各地大多数人呼吁的选择是基本收入普及的想法。

不劳而获的钱

Elon Musk是基本收入普及(UBI)的支持者。在2017年2月迪拜的一次峰会上,他再次重申了对这一观点的支持,他说:“我认为我们不会有其他选择,我认为这是必要的。机器人不能做的工作只会越来越少,它只会做得更好。”

在我们即将面临的问题到来时,UBI是一个比机器人纳税更简单的解决方案。这个想法是建议一个国家的所有公民每月或每年定期领取一笔无条件的钱,用来支付基本的生活费用。UBI是作为取代许多政府社会福利体系的庞大官僚机制的一种有效方法。

经济学家仍在争论UBI的成本效益,但也有很多人认为,现行的庞大且不称职的福利制度高于UBI的潜在成本。Charles Murray,UBI的著名倡导者提出一项消除美国目前所有的福利体系,取而代之的是每年提供每个公民10000美元以确保他们的收入。他估计,这将比现有系统的合并成本要便宜,但其他人反驳他的观点,说他的数字根本是错误的。

当他的建议被提交给专家经济学家小组时,对于认为这是一个比现状更好的政策观点,58%的人要么不同意要么强烈反对。值得注意的是,许多经济学家在特定的调查中解释,Charles Murray做的是极端和缺乏细节的结论。

暂时撇开经济因素,周围对UBI实施最激烈的争论往往是对社会后果的关注。毕竟,如果人们不需要工作,那么他们为什么要工作呢?我们是在助长未来的懒惰而漫无目标的人类吗?

我们该做些什么?


blob.png

这是一个反对UBI普及的观点,但它可能是一个比务实更哲学的观点。几个试点项目表明,收到现金补贴的家庭实际上增加了他们的劳动和生产产出。在印度,一些非政府组织运营UBI时发现,有些家庭接受的补助金是他们生产工作产出的双倍,而有些类似的家庭却没有收到补助金。

1970年在加拿大的一个小城镇进行试验,同样产生了类似的结果,结果显示,保证收入制度导致了高中毕业生的数量大幅度上升,医院访问率下降了8.5%,同时家庭暴力案件也减少了。

“发现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人们没有中断他们的工作,”社会学教授Evelyn Forget说, “我们会担忧,如果有太多的自由,我们可能会滥用它。”

2016年,瑞士进行全民公投,以决定是否接受UBI,这项公民动议由瑞士包括教师、记者等在内的几名独立知识分子联合发起,要求瑞士政府向所有公民,无论其就业与否,发放一份基础工资,并将这一规定写入瑞士宪法。

我们回到关于UBI对社会造成一般影响的核心哲学问题。世世代代,我们的职业影响着我们的生活和身份。不可否认的是,UBI会改变这一点,其实,这种思想上的转变已经发生了。

千禧一代正在重新定义工作和事业的旧观念。他们被称为跳槽的一代,相对于金钱来说他们更关心个人成就。

这些观念似乎给年轻人一个信号,UBI将提供一个安全网,让个人实现创造性探索,增强教育,甚至能够花时间通过不同的努力获得新的收入来源。在未来几年里,几乎有一半的劳动力通过自动化技术变得多余,我们当然需要为社会发展新兴产业、职业和收入来源而工作。UBI是实现这种结果的最直接的方式吗?

无论你认为是最好的出路是机器人纳税、UBI或更务实的其他方式,我想大家都同意我们的劳动经济已经开始面临一些戏剧性的隐现变化。有些事情一定要做,讨论也同样需要,所以让我们开始吧。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desayele.net/qiche/1042.html

栏目:汽车      围观:

相关阅读

本月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