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迪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是国内最具有亲和力的网站之一 [ 给我写信 ] [ 百度空间 ] [ 腾讯微博 ] [ 新浪微博 ]

当前位置   主页 > 体育 >

中国的工业4.0,不过是竹竿打月亮?

发表于:2019-06-04 11:26 作者:新闻小编 来源:新闻小编

  眼下工业4.0成为热门的话题,据说还有这样的专业研究所,专门从事工业4.0的研究。这个钱可能花瞎了,还不如拿这钱去研究工业机器人呢!

  在这背后,存在着一个中国人的企图心,在工业领域赶超世界,成为工业强国乃至老大。我想说的是,这是一个命题吗?这是一个有意义的命题吗?

  当有人在说这些事、想这些事的时候,我希望大家先看看英国非主流经济学家舒马赫,在30多年前写的那本书《小的是美好的》。看完这本书你就会变得冷静了,面对工业4.0的话题,就不会那样亢奋或焦虑了。

  弯道超车只会车毁人亡

  中华民族在没有工业化之前,已经存在了几千年。改革开放之后,我们与狼共舞了30多年,有目共睹的现实是,有人的地方就有中国人,三人行必有中国人。中华民族的生存竞争能力,根植于千年传承的文化。与此相比,技术乃至工业层面上的事情,只是细枝末节。

  工业4.0只是手段,我们不能在手段上设立企图心,我们应该在目的上设立企图心,这就是为中华民族谋求福祉。否则就是本末倒置。

  只要我们在改革开放上,保持足够的温度和力度,只要我们保持为中国人民谋幸福的企图心,工业4.0是迟早的事。如果我们全社会都能达成共识,谋求中华民族的幸福,那么工业4.0早点晚点又何妨?

  与担忧者的性情相反,有人则把工业4.0看作是机会,看作是赶超世界的机会。这种观点只有一些学者才想得出来,现实中的实业家是不敢这样想的。现实是具体的,工业领域中人、机、料、法和系统,无论哪个层面都表明,我们还在工业2.0的水平上。实践中的企业一定会想,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跨过工业3.0,直接进入工业4.0?

  稍微接点地气的学者就会说,达不到工业4.0,那我们就做工业3.5吧。

  有良知的学者罗宾斯曾经说过,企业及其管理学领域到底犯了什么毛病?名词、概念、说法年年翻新,使那些没有定力的企业,在赶时髦中疲于奔命。

  在各种时髦的说法中,最耸人听闻的观点,莫过于弯道超车。

  发明这个观点的人会开车吗?弯道超车的事情只可能发生在赛场。在复杂多变的现实道路上,遇到弯道只能减速,一看二慢三通过,否则车毁人亡。

  即便想在赛道上弯道超车,车辆性能不行,驾驶技巧不行,也白搭,除非对手更不行。

  按照那些大V、大咖描述的工业4.0概念化的蓝图来看,与中国现实的工业技术基础差距很大。

  竹竿打月亮,差的不是一点

  在竞争性行业,至今没有很好的产业组织方式,无法在短期内用互联网的方式,把相关企业连接起来,更不要谈集成化和智能化,从原辅料到零配件到产成品生产。或者从需求到研发到制造,构建起一个互联网化的产业生态链。

  现实的情况是,很多龙头企业或商界领袖企业,根本不知道什么叫产业组织方式。甚至连自己的企业都没有组织好。说得夸张一点,这些企业往往是一老板,带着一群助手在那做买卖。

  很少有这样的龙头企业或商界领袖企业,会出来扮演产业链的组织者角色,像日本丰田公司那样,认认真真地把供应链组织起来,形成一体化的关系体系。包括持续的帮助和扶持供应链厂家,并与他们共享产业价值链的长期价值和短期利益。

  相反,更多的是用自己在产业价值链中的谈判地位,包括品牌的影响力和靠近消费者的相对位置,倒逼供应链,挤压他们的利润空间,拖欠他们的货款,强迫他们短期内扩大产能并不予以订单承诺等等。

  当市场出现疲软,或降价促销的竞争压力太大时,这些龙头企业就开始跨界操作。几年以后,它们已经成为不相关多元化的企业。它们的战略通常是,以房地产为龙头,以商贸和证券为支柱,在商言商,全面发展,争夺阳光下的利润。

  工业4.0意味着要把一个个企业连接起来,要有真正意义上的产业组织者,用互联网的手段把供应链上的相关企业连接起来,想想就知道这里面的差距有多大了。

  如果我们再往细节上看,那困难就更大了。凡是了解中国现状的人都知道,在这些行当的供应链上,集聚了一批素质与装备参差不齐的中小企业,有的甚至是手工业作坊性质的工厂,难以对它们进行有效的组织,形成供求一体化的关系体系。我想,不会有哪家龙头企业愿意去整合它们,把它们组织起来的,包括在物理层面上,把它们集成起来。

  其中绝大多数供应链企业,离自动化或信息化差得太远。用农民的话说,好比竹竿打月亮,差的不是一点。

  据说供应链管理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就拿饮料或服装这类供应链很简单的企业来说,要把供应链管起来,没有3年5年根本做不到。

  何况现在要用互联网的方式,把这些企业及其作业流程中的各个环节连接起来。想想就知道了,这有多难。

  数字化生存

  连接不是目的,连接只是工业4.0的一个基础条件。产业链的组织者还必须把企业生态链各环节的信息,传到云上去,加以大数据处理。至此,别说产业价值链的组织者,就连我们这些旁观者,死的心都有。大家费了那么大的劲,看不到其中的意义和价值。一句话,这样做靠什么挣钱?

  有人会说,靠资本市场挣钱!因为这样做在资本市场有概念,可以通过路演圈很多钱。这属于资本家创富故事的范畴,你是懂的,不再赘言。实业家或企业家不能怎么思考问题。当然有良知和良心的专家学者,更不能这样思考问题。

  事情必须回到开始的地方,回到工业4.0的前提的前提,这就是有关数字化生存的大数据和云计算的建立。

  没有这个前提的前提,就不可能产生产业价值链或产业生态链的组织者。

  换言之,组织者就没有外在影响力和支配力以及内在的冲动和方向感,去选择和整合供应链的企业,构建供求一体化的关系体系,共同为数字化生存的特定人群做贡献。

  离开了这个前提的前提,离开了数字化生存的人群及其生活方式的需求,工业4.0只有提高效率的意义,只有提高响应市场速度的价值。这与工业3.0强调的生产柔性,没有本质的区别。

  我赞赏专家学这样的姿态,着重探索走向4.0的路径,而把工业4.0的蓝图仅仅当作一种理念和方向。

  无论是单个企业还是产业价值链,走向未来的战略突破口,在需求链上,在数字化生存的人群中。

  中国有五六亿人口已经挂在移动互联网上了,他们或多或少、或浅或深地在利用移动互联网谋生、社交、娱乐和学习。这是一种庞大的资源,也是传统产业转型升级,乃至走向工业4.0可资利用的条件。

  对中国企业界而言,当环境资源、矿产资源、土地资源和劳动力资源被严重透支的今天,这种基于移动互联网的数字化生存人群的资源,必须加以充分的关注和有效的利用。这是中国企业得天独厚的资源。这是老天爷赋予中国人的一种恩惠。如果我们看不到这一点,我们就会坐失千载难逢的机会。

  所以有人会提出互联网思维的概念,互联网思维并非空穴来风。它提醒人们对互联网的关注,对互联网的机会和挑战的关注。

  供求一体化的社区体系

  移动互联网及其社交网络平台,给了传统企业千载难逢的机会,可以用很低的成本,构建起庞大的社交网络圈。这就是我们在小米实践当中看到的景象。我们把这叫做社区。在社区基础上形成的买卖关系,称社区商务。

  所谓社区,本质的规定性就是共同体。就像传统社会中的自然村落一样,彼此有着共同的生活理念、生活态度和生活方式,并且有着共同的行为规范,去协调人与人之间相互依存和相互作用的关系,维护着社区的稳定和发展。在小米的社区或共同体中存在着近一亿人口。可谓小米共和国。

  传统企业要做的事情就是,利用互联网手段,去寻找数字化生存的人群,并依靠自己的或整合到的第三方资源,包括知识、技术、人才、关系和条件,去引导和深化自然人群的数字化生存方式,推动他们向社区或共同体转变。

  在这个过程中传统企业就应该像投资品牌一样,投资无形资产一样去构建社区。社区就是企业的资产,就是企业的信用基础。社区就是企业可以加以累积和利用的资产。

  企业一旦建立了社区并懂得如何去组织和深化社区关系,企业在产业价值链中就有了根基,企业就实现了市场扎根。企业就有机会像小米一样,就社区成员共同认定的生活方式及其某个需求,展开深入持久的讨论,形成系统解决方案,及其产品与服务的概念。

  这就是所谓的C2B,消费者主权、消费者参与产品概念开发等等。

  至此,社区就有了特定的商务内涵,形成了供求一体化的关系体系。这就是我们强调的所谓企业社区商务方式。

  我们认为,无论是互联网,还是工业4.0,回到中国的现实,其实是一回事,是一件事情,这就是互联网条件下的工业智能化。

  对中国传统企业来讲,你的机会就在于能不能及时转向社区商务方式,率先利用互联网,去深化数字化生存人群的生活方式。(参阅包政著《营销的本质》)

  蒙牛和太原钢厂的故事

  讲几个故事,大家就清楚了,为什么要从社区商务方式开始,从寻找数字化生存人群构建社区或共同体入手。

  我们知道蒙牛的供应链是很完整的。迟至2005年,蒙牛已经构建了一条从牧场到零售门店的完整价值链。只是没有构建消费者社区走进消费者生活方式。去过蒙牛生产基地的人都知道,它们的集成化、自动化和IT化程度非常高。据说利乐公司把全球样板定点工厂移植到了蒙牛。可以说,它们的生产体系及其管理是世界一流的。因此蒙牛的环比增长,一度跑出了猛牛的速度。

  后来发生了众所周知的事件,这就是三聚氰胺。蒙牛的事业及其品牌几乎毁于一旦。其根本的原因,就是竞争性市场劣品驱逐良品,倒逼供应链。加上资本所有者,作为一个特殊的利益群体,在企业决策中的地位和作用加剧了事件的恶化程度。这事你懂的,不再赘言。

  当时的蒙牛,根本没有条件和机会,跨越降价促销的恶性竞争。现在作为传统大叔的蒙牛,完全可以利用互联网的手段,走进消费者的生活方式去构建社区,构建供求一体化管理体系,谋求市场的扎根。

  再讲一个故事。早在上个世纪,太原钢厂就建成了一流的生产体系,从炼焦、炼铁到轧钢,一体化运作。很多原辅料从基地或矿区,通过封闭的管道,直接输送到生产现场。IT化、自动化和集成化程度很高,堪称世界一流。怎么说都应该达到了工业3.0的水平。

  并且,该企业有一流的科学家级的工程师,在他们的研究所里,集聚了一批世界顶尖级的不锈钢研究专家和学者,是国家定点研究机构。从理论上说,他们可以研发和生产出世界一流的不锈钢,年实际产销量达400万吨。

  这样的企业走向未来的关键,不是工业机器人及其生产加工过程的智能化程度,不是供应链的集成化程度或网络化程度。而是如何拓展不锈钢的应用领域和程度,充分发挥不锈钢研发和生产技术基础的效能,最终使国民分享到工业领域进步的恩惠。

  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国民并不能从日常生活中,从他们使用的不锈钢炊具、刀具和餐具中,感受到这样优质企业的存在。国民们还不得花很多钱,去买德国或日本的不锈钢制品,为什么?

  具体的方式方法是,组建一个一个的营销员+工程师的团队,从技术服务、技术咨询和技术合作入手,走进直接用户的价值链,与直接用户共同去研究市场,开发适销对路的新产品。

  现如今,中国已经进入了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完全可以和客户一起,利用移动互联网去构建消费者社区,完全可以像小米公司一样,围绕着消费者生活方式,讨论不锈钢应用的方案及其产品概念。

  只要构建起与客户企业(B),以及消费者社区(C)的供求一体化关系体系,就可以协同客户企业,扮演产业价值链的组织者角色,就可以把经销商提及零售门店整合起来,甚至可以把供应链的第三方技术,产品和资源整合起来,共同为消费者社区做贡献,不断丰富他们的生活方式,改善他们的生活品质与生活体验。从根本上扭转降价促销、劣品驱逐良品的恶性竞争格局。

  至此,就可以用互联网的方式,把各方相互依存和相互作用的企业连接起来,形成产业生态链网络。

  这种生态链的网络,才真正体现互联网时代的价值,即把社会的存量资产、资源、技术、人才、条件和关系调动起来,直接为社区消费者的生活方式做贡献,这就是所谓的共享经济。

  回到我们在讲的故事上来,如果太原钢厂与客户企业能够像小米一样构建起一个规模化的社区,就可以从容地打造供应链生态圈。

  以炊具、刀具和餐具为例,消费者真正需要的是真善美的东西,使生活充滿美感体验。需要的是经久耐用,甚至可以代际传承的东西,使每次使用的成本变得低廉。

  随着消费者社区关系的深化,各类专业人士就会积聚到社区中来,参与到产品概念开发出来。一旦形成共识,形成规模化的需求。就能反向组织供应链,进行定向开发与生产,包括不锈钢的成分、性能、强度、色泽、幅宽、厚度和数量等等。同时把生产线延长出来,直接把型材变成坯料。这可以大大节约能耗和成本,包括运输成本,并可以分类回收边角余料。

  同时把分销商或零售商,改造为物流商,共享供求一体化的利益和长期价值。

  有了产业生态链的组织者,有了稳定发展的消费者社区,有了一体化的供应链关系及其市场根基,才能一顺百顺,才能赢得时间和空间,导入各种有关互联网和工业4.0的概念。

  是为工业4.0的路径,舍此别无他途。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desayele.net/tiyu/1221.html

栏目:体育      围观:

相关阅读

本月热点